▼科创板能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吗?
发布时间:2019-04-06 18:56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科创板能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吗? 中国股市最大的尴尬是,几乎所有中国最牛的公司都和中国股市无关。 我对这个牛的定义是,或者有较高的科技创新力,或者有一定的国际品牌影响



科创板能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吗?
中国股市最大的尴尬是,几乎所有中国最牛的公司都和中国股市无关。
我对这个“牛”的定义是,或者有较高的科技创新力,或者有一定的国际品牌影响力。他们要么如华为这样的坚持不上市,要么如BAT们远赴美国在纽交所、纳斯达克或选择在香港上市。
这其中,一方面是历史原因,中国股市在一张白纸上搭建,总体滞后于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上市规则决定了只能是传统产业、传统股权模式的企业有上市的机会。而高溢价更是让A股形成逆向选择机制——关系、炒作题材、短期业绩成为能否上市的潜规则,那些真正受市场欢迎、具有远期成长性的企业,自然有国际投行们引领去境外上市。
不能够培育出优质公司,本质上这其实是证券市场的竞争失败。
在经历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虎头蛇尾、磕磕绊绊的尝试之后,现在人们寄希望于科创板能够真正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成为培育中国科技型公司成长的沃土。
纳斯达克为什么可以成为世界级科技公司肆意生长的地方?其实不只是一个上市规则可以解释的,同样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基本条件。
纳斯达克在1971年创建。在中国人的记忆里,那一年中美乒乓外交、重返联合国,大事接二连三。在美国经济上,此时战后持续长达20年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已告结束。1971年,美国出现了自上个世纪末以来的第一次外贸逆差。通货膨胀肆虐,经济增长乏力。
1971年8月,美国尼克松政府宣布放弃按35美元一盎司的官价兑换黄金的美元“金本位制”,实行黄金与美元比价的自由浮动。这一举措,标志着战后形成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正式瓦解。
“华盛顿8月15日讯——尼克松总统于今晚宣布今后美国停止将外国人手中的美元兑换成黄金,从而单方面改变了长达25年之久的国际货币机制。”这是1971年8月16日的《纽约时报》的重大消息。从手段的决绝与干脆上来说,这的确是一次“货币战争”,而且是闪电战——没有和任何盟友商量、没有经过议会辩论、没有透露任何口风。
同时,尼克松向全国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其主要内容为:冻结工资、物价,要求国会削减联邦开支,对进口商品增收10%的附加税。这些政策出台的背景是美国在全球经济霸权地位的相对衰落,也是美国从工业化后期向后工业化阶段转型的标志。
传统经济增长方式走到尽头一定会发生转型危机,而转型危机就是新经济模式的开端。纳斯达克的横空出世正好顺应了美国经济转型的“天时”。
另一方面,从二战后开始初露萌芽的半导体、计算机和软件领域的科研积累,在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快速进入到应用层面,众多的小微公司从实验室和大公司分离出来。1968年在仙童半导体公司从事半导体集成电路研究的罗伯特·诺伊斯辞职,创立了英特尔公司。大公司对新技术的迟钝,给了英特尔这样的创新小公司成长的空间。
英特尔在1971年成功推出第一代商业微处理器,当年的11月15日——英特尔公司在《电子新闻》杂志上刊登一则广告,向全世界公布4004微处理器。几乎前后脚,英特尔成为第一批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
微处理器是为许多应用提供通用解决方案的芯片,它的出现,节省了计算机的设计时间,消除了技术进步的瓶颈,为微型计算机的出现奠定了基础,也大大降低了计算机公司的创业门槛。
苹果公司就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
1976年,乔布斯家的车库里,史蒂夫·乔布斯、史蒂夫·沃兹尼亚克、罗·韦恩三人一起创办了苹果电脑公司。公司成立之初,沃兹尼亚克开发了苹果的首款产品——Apple I电脑。在这之后,乔布斯又联系上了来自英特尔的天使投资人迈克·马尔库拉,他向苹果投了25万美元,这笔投资成为了苹果发家致富的垫脚石。
1977年4月,苹果在西岸电脑展览会上推出了全球首款真正意义上的个人电脑——Apple II,它不但具备高分辨率的彩色显示,还有声音,确立了个人电脑的消费品定位。
1980年的冬天,苹果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每股22美元的价格,仅仅不到1个小时,460万股迅速被人们抢购一空,在当日收盘时,苹果公司市值为17.78亿美元。
英特尔和苹果公司在纳斯达克的接力跑显示的就是纳斯达克成功的“地利”——众多小型科技企业的诞生。有的依托于大学实验室和大公司,这类企业有着更硬核的技术创新能力,如英特尔。有的来自个人创业,在风险资本的推动下瞄准应用市场,如苹果。
纳斯达克的上市和退市规则构成了催生科技型企业成长的“人和”。随着挂牌证券在质量和数量上的大大增加,纳斯达克逐步将服务对象定位于中小型高科技成长型企业,并针对其特点在企业规模、盈利记录等方面降低上市标准。纳斯达克率先提出了“但凡是关注于未来的公司,都可以来找纳斯达克”的口号。削减繁杂的上市手续,降低资产及盈利标准,帮助尚未获得正向盈利的中小科技公司找到融资渠道。
纳斯达克最大的特点是“宽进严出”。最低的上市标准可谓是低得惊人,只要求股东权益达1500万美元,一个财政年度或者近3年里的两年中拥有100万美元的税前收入。
而一旦IPO上市后,则需要满足持续上市的要求,否则将被无情摘牌。“一美元退市规则”可操作性非常清晰,按照规定,若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连续30个交易日跌破面值1美元,则交易所会发出亏损警告,上市公司收到警告后要在90个工作日内提升股票价格,若没做到,则上市公司会面临退市。
从“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条件看,科创板推出的当下,中国无论是经济转型背景的“天时”,还是创业企业数量的“地利”都已基本具备,相对薄弱的是创业企业中的“硬核”科技型企业数量不足。因此更应当在“人和”上下功夫,更加放宽上市企业的标准,让那些有志于在“硬核”科技上有追求的企业能够进入。
从目前已经提交申请的企业来看,存续时间较长、研发费用投入不够的“小老头树”类的企业偏多,而科研实力过硬的企业数量偏少。一方面原因是这类企业本身少,但投资机构急于变现的动机也可能是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
科创板能否再现纳斯达克的传奇?答案要等到若干年之后,但让更多数量的科技型创业企业进入到淘汰赛中,让市场进行最残酷的淘汰,是实现这一梦想的基本逻辑。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